/images/index8_03.jpg
当前位置: 首页>>思政之窗>>主题教育>>正文
秋石: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
来源:   时间:2014年05月22日 00:00  点击:
发表时间:2013-10-17   来源:光明日报

    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,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,是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任务。“两个巩固”紧密联系,各有侧重。本文就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谈一些看法。


  一、共同思想基础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兴衰成败


  共同思想基础,对于一个政党、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生存发展来说,是至关重要的。没有共同思想基础的维系和支撑,党将不党,国将不国,民族也不会有凝聚力。共同思想基础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是人为确定的,而是根源于共同的利益、生长于共同的事业、凝结于共同的目标。


  求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,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,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根本的共同利益。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以此为自己的历史使命,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顽强奋斗。以新中国成立为标志,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目标得以实现;以改革开放为标志,中国正走在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的征程上。在长期的共同奋斗中,党和人民紧紧团结在一起,形成了共同的思想基础。概括起来说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,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就是现阶段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。


  党的十八大刚刚闭幕,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,率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体同志和中央书记处的同志,参观国家博物馆的基本陈列《复兴之路》展览,深情阐述中国梦。他说: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。”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,它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,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,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。国家好,民族好,大家才会好;国家富强,民族振兴,人民才能幸福——中国梦凝聚起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最大共识。


  推进共同事业,实现共同利益,离不开党和人民的坚强团结。马克思主义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:人民只有组织起来、团结起来才有力量,才能在争取自身利益的斗争中取得胜利。当群众处在一盘散沙的状态时,是没有力量的,只能任人宰割、任人奴役;一切与人民为敌的势力,最害怕的就是人民的团结。为此,马克思恩格斯在《共产党宣言》中发出“全世界无产者,联合起来!”的伟大号召。旧中国之所以积贫积弱、备受欺凌,就是因为四分五裂、一盘散沙;新中国之所以能昂首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把人民组织起来了、团结起来了,中国彻底结束了四分五裂、一盘散沙的状态。党和人民在长期奋斗中深深懂得:团结就是力量,团结就是大局,团结就是胜利!


  党和人民的坚强团结,离不开巩固的共同思想基础。国际反华势力骨子里是不希望中国发展壮大的,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行西化、分化中国的战略。西化是手段,分化才是目的,一个分裂动乱、软弱涣散的中国才符合他们的利益。他们西化、分化中国最主要的一手,就是搞意识形态渗透,搞乱人们的思想,瓦解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。这也是最厉害的一手,是釜底抽薪的一手,是最需要我们警惕的。一个国家、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,政治动荡、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,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。思想防线被攻破了,其他防线就很难守住。


  二、巩固共同思想基础必须排除各种干扰


  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,从来就是在同各种错误思想的斗争中巩固和发展的。随着我国社会深刻变革和对外开放不断扩大,各种思想文化交流、交融、交锋日益频繁,一些错误思潮暗流涌动、此起彼伏,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面临种种挑战。


  关于“普世价值”的争论是这些年思想理论领域的一个热点。人类有没有共同价值?当然有。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的人类,在处理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人与人关系中不可避免地会碰到相同或相似的问题,从而产生一些共同的需要,形成一些共同的价值关系、价值追求和价值观念。看不到价值领域存在共同性,就无法解释人类文明纵向上的继承关系和横向上的借鉴关系。这本是一个近乎常识、无需争论的问题。自由、民主、人权是人类共同的追求,也是人类在长期奋斗中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。问题在于,不同的阶级、不同社会地位的人们,对自由、民主、人权的理解和要求是不同的;不同的国家、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,自由、民主、人权的实现形式和途径也各不相同,没有统一的模式。“普世价值”被某些人热炒,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们所宣扬的“普世价值”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共同价值,而是专指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。他们一方面把西方制度模式说成是“普世价值”,一方面把中国一切不好的东西都归咎于制度和体制,鼓吹中国只有接受“普世价值”才有前途,其用意何在,是清清楚楚的。而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普世主义,从来就是西方对外扩张、征服世界的思想源流。


  “宪政民主”是继“普世价值”思潮之后又一有影响的政治思潮。“宪政”的概念来源于西方,对西方宪政在学术层面介绍和讨论是可以的。但在有些人那里,“宪政民主”几乎成了政治体制改革的第一话题,称“宪政民主是中国的唯一出路”,这就值得警惕。我们党历来强调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,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,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制地位;历来主张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,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,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。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,党领导人民执行宪法和法律,党自身必须带头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,这些都是毫无疑义的。那么,有些人为什么还要热炒“宪政民主”呢?他们说的“宪政”真的是指“宪法的实施”吗?他们真的认为“履行宪法就是宪政”吗?根本不是!与一些认同“社会主义宪政”的提法,认为这个提法有利于强化宪法权威、推进依法治国的学者不同,有些人主张的“宪政民主”有着确切的政治内涵和指向,就是西方那一套制度模式。他们攻击我国“有宪法,无宪政”、“共产党一党执政不具合法性”、“党大于法”,等等,这哪里是要履行宪法、实施宪法,分明是要否定、反对我国的现行宪法,是要压我们进行他们所期望的“政治改革”,根本目的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、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。对这股思潮,不揭露行吗?


 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,是同“普世价值”、“宪政民主”思潮紧密联系的一种危害甚大的错误思潮。我国宪法以国家根本法的形式,确认了近代100多年来中国人民为反对内外敌人、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进行的英勇斗争,确认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、人民掌握国家权力的历史变革。可是,有些人却以“重新评价”为名,歪曲党史国史,把党史国史描绘成一部罪恶史、权斗史、阴谋史,否定已有定论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,贬损革命前辈,诋毁党的领袖,甚至不惜编造事实,竭尽攻击、丑化、污蔑之能事。古人说:“灭人之国,必先去其史。”搞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,是要搞乱人们的历史认知,进而从根本上否定党的历史和新中国历史,否定宪法确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、理论和制度的发展成果。有些起劲地鼓吹“宪政民主”的人,也在起劲地攻击载入宪法的党和人民的奋斗历史,这难道还不能让我们警醒吗?


  再说新自由主义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借经济全球化向世界推销新自由主义,给拉美及苏东地区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,也使自身深陷金融危机难以自拔,这实际上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。就是这样一种已经声名狼藉的理论,有些人仍然死抱着不放。他们集中攻击国有企业,把国企说得一无是处,称“国有企业与市场经济无法相容”,极力主张国企私有化、国有资产私有化。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?当年俄罗斯私有化“休克疗法”创造的惟一奇迹是“造富”,快速造就了一批超级富翁和垄断寡头,俄罗斯经济却急剧衰落,绝大多数居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;墨西哥的私有化改革中,卡洛斯·斯利姆买下了墨西哥国家电话公司,如今他跻身世界首富行列,垄断了墨西哥90%的电话业务,而墨西哥也成了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。试想,如果中国的电信业也搞私有化,以中国的用户和市场规模,完全可能造就像卡洛斯·斯利姆这样富可敌国的富豪,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能接受吗?会答应吗?


  质疑改革开放、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,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错误思潮。近年来改革话题一再引发热议,各种观点竞相发声。有些人把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归咎于改革开放,认为改革“改过了头”,“背离了社会主义方向”,质疑中国还是不是社会主义,或者干脆说成是“中国特色资本主义”、“国家资本主义”、“权贵资本主义”等;有的则鼓噪“改革停滞论”、“政治体制改革滞后论”,主张所谓“全面彻底的改革”。对改革进行工作层面、政策层面的反思是可以的,但如果得出改革已经走入歧途、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的结论,或者认为改革不照西方模式和标准改,就是“不真改”、“不到位”、“不彻底”,那实际上就是否定中国的改革开放,否定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,进而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。


  上述错误思潮,由于蕴含其中的政治主张违背我国宪法原则,所以不得不做种种“包装”,当遭到批驳时就偷换概念,以欺骗和迷惑群众。但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,其要害就在于要搞乱人们的思想,瓦解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。


  三、筑牢共同思想基础这道防线


  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无可辩驳地证明,我们找到了一条国家发展的正确道路,这条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。沿着这条道路走,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,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、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。这个时候,我们怎么能听任错误思潮搞乱党心民心,使国家大好的发展势头受到干扰甚至破坏?


  中国独特的文化传统、独特的历史命运、独特的基本国情,决定了我们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。近代以来,君主立宪制、多党制、总统制等都在中国尝试过,结果都行不通。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,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,找到了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、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正确道路。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成就,在整个人类发展史上都堪称奇迹。当今世界,要问哪个政党、哪个国家、哪个民族有理由自信,那中国共产党、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!历史和现实都证明,我们的道路、理论、制度,有着自己的鲜明特色和显著优势,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们推倒重来、另起炉灶。


  马克思主义也好,社会主义也好,能够在中国取得胜利,关键就是我们党紧密结合中国实际加以运用,不断推进其中国化。如果全盘照搬西方的洋办法,只会水土不服,注定要失败。美国为什么热衷于向世界输出民主?事实是,以竞争性选举为主要游戏规则的西方民主,被移植到非西方国家和地区后,带来的往往是社会分裂、族群对立、政治纷争不断、政局动荡不已、政府软弱无力,而选举规则赋予政府形式上的合法性,使其又不至于完全崩溃。这是西方民主的内在机制使然,被称作“民主陷阱”。世界上多一些内部纷乱、软弱涣散而又不至于彻底崩溃的国家,最有利于美国称霸世界,最符合西方垄断资本的需要,这就是问题的实质。这个事实也印证了一个逻辑:西方民主如果真的是好东西,如果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“能使中国繁荣和强大起来”,那西方反华势力会这么起劲地向中国输出吗?美国的高科技是好东西,可是我们花钱买它都不卖。


  各国发展经验表明,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大体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:从低收入向中等收入迈进的阶段,是经济起飞、摆脱贫困的阶段,经济高速成长,国民普遍受惠,社会欣欣向荣;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攀登的阶段,是经济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动的阶段,既是发展机遇期,也是矛盾凸显期,既可能因举措得当促进经济顺利转型和社会平稳发展,也可能因应对失误导致经济徘徊不前和社会长期动荡;高收入阶段就是发达阶段,现代化得以实现,经济社会发育成熟,在一个更高平台上运行。我国已跨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,正处于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攀登的阶段,许多复杂的经济、社会、政治和技术挑战接踵而至,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相互叠加、集中呈现。对问题应该理性看待:第一,这些问题大都是发展中的问题,是发展起来以后凸显的问题。收入差距拉大,是总体小康基础上的拉大;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,是一部分地区先发达起来以后的不平衡;人们抱怨看病难、看病贵,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,健康意识增强了,对医疗服务质量的要求更高了;交通拥堵、大气污染,是进入“汽车社会”、人们环境意识大大增强后凸显的问题;高房价问题,也是流行大户型、追求一步到位、住房自有率过高下出现的问题,等等。既不能因为这些问题就否定我们取得的发展成就、否定我们走过的发展道路,更不能退回到发展前的老路上去。第二,党和政府对问题看得很清楚,对群众诉求给予积极回应,正在采取措施逐步加以解决。就拿反腐败来说,看看纪检监察机关公布的查处案件数量,看看这些年一个个涉贪落马的高官名单,再比比“透明国际”清廉指数排名榜上与中国有可比性国家的表现,世界上哪个国家有中国这样的反腐败力度?解决问题需要时间,解决发展起来出现的问题很可能比发展所用的时间更长,急于求成是不切实际的。

    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只能通过脚踏实地的改革发展来解决。我们需要加大改革力度,但决不能改掉我们的根本制度、另起炉灶,那样只会带来大折腾、大动乱,最终葬送中国革命、建设和改革的成果;我们需要发展民主,但既不能搞多党竞争那种西方式“大民主”,也不能搞“文革”那种中国式“大民主”,那样只会导致政党林立、政局动荡、社会分裂以致国无宁日,既解决不了腐败问题,也解决不了贫富分化问题,大量紧迫的国计民生问题也会因政治纷争被放到一边,结果只能是祸国殃民。越是矛盾凸显、问题多发,越需要坚强有力的政治领导,越需要有权威的政府和高效率的施政,越需要集中统一、政令畅通。中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依靠党和人民的坚强团结,依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,才能在保持大局稳定的前提下,扎扎实实推进国家各方面制度的改革完善,迎来更加光明美好的前景!


     

上一条:秋石: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

下一条:人民日报评论员:以“三严三实”弘扬焦裕禄精神--论把教育实践活动推向深入

关闭



版权所有:西安交通大学学生工作部(处)    技术支持与维护:数据与信息中心

地址: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西安交通大学 邮编:710049 E-mail: xsc232@mail.xjtu.edu.cn